科技
拆解“华为造车”概念股:谁在鱼目混珠?

发布时间:2021-05-11

阅读次数:

分享:

0

欢迎关注“新浪科技”的微信订阅号:techsina


文/周永亮


来源:资本侦探(ID:deep_insights)


随着百度、小米、创维等公司跨界入局,“新造车“再次成为关键词。不过,其中最受关注的还是华为,它也是行业最大的“变数”。


华为此前一再强调,在智能网联汽车领域的定位是“增量”部件供应商,其模式是通过输出华为的技术、软硬件形成整套解决方案。


但因为华为涉足汽车领域阵线太长,涉及芯片、计算平台、操作系统、关键零部件、ADS自动驾驶系统等众多领域,且都是汽车中核心价值部分。所以,关于“华为造车”的话题,时不时就会成为登上热搜。


最近一次,是在上海车展期间。4月12日华为轮值董事长徐直军表示,华为已与北汽、广汽、长安三家车厂展开了合作,未来将共同打造汽车领域的子品牌;紧接着,4月15日,一则12分钟的极狐阿尔法S华为HI版试驾视频刷屏网络,这是首款搭载华为自动驾驶ADS的汽车。


受这些消息影响,华为汽车相关概念股开始逐渐走强。其中,广汽集团、北汽蓝谷、长安汽车、小康股份因为与华为的合作最深,最受资本市场关注。


据了解,在最近18个交易日里,小康股份的股价从26.39元/股,涨到了61.26元/股,涨幅达132%。其中最近10个交易日中有6个涨停;北汽蓝谷的股价从10.06元/股,上涨45%到14.6元/股;长安汽车和广汽汽车也曾在几天内,股价上涨近20%。


在这些公司股价大涨背后,除了华为的“加持”,它们在新能源造车方面的实力,到底如何呢?


业绩分化


在中国发展新能源汽车的进程中,比亚迪和北汽新能源(北汽蓝谷的前身)是最积极的。其中,北汽蓝谷目前推出EU、EX、EC 等多个系列车型,全面覆盖 A00 级到 A 级车。自 2013 年起,它曾连续7年保持国内纯电动汽车产销冠军,最高达到年销 15 万辆的规模,并在2017年销量超过特斯拉。


不过,曾经的“王者”如今变成了“青铜”。2020年,北汽蓝谷的销售仅有2.59万辆,同比大跌82.79%;营收为52.72亿元,同比下滑77.6%;净亏损为64.8亿元,去年同期净盈利0.92亿元。


这也让它成为半停产的众泰之外,亏损最多的中国汽车品牌。进入2021年,一季度北汽蓝谷再次亏损8.98亿元。


截至5月10日收盘,北汽蓝谷的总市值为510.12亿元,仅有特斯拉的市值(6060亿美元)的1/76,比亚迪(4205.66亿元)的1/8。





相比之下,广汽集团则是稳扎稳打。广汽在电气化方面的技术路线是,立足EV(电动车),兼顾PHEV(插电混动)与HEV(混合动力)发展,适当储备FCV(燃料电池汽车)技术。


从产品结构上来看,广汽集团旗下拥有近20款新能源产品,其中广汽本田和广汽丰田布局了大量混动车型,广汽传祺、广汽菲克和广汽三菱祺智推出了不少PHEV产品,电动车型则主要在广汽埃安和广汽蔚来。


年报显示,广汽集团新能源车产销高增,全年产量7.71万辆,销量7.77万辆,同比分别增长30%和36%。其中,广汽埃安2020年累计销量达6万辆,同比增长43%。2021年第一季度销量同比增长高达121%。从中可以看出,电动车是新能源汽车消费的主力。


业绩方面,广汽集团并未就新能源部分单独列出。不过,广汽埃安总经理古惠南在2020年11月曾表示,算上积分他们已经全面盈利,这让它成为国内新能源车企中的“优等生”。


除此之外,长安汽车和小康股份,在新能源汽车方面发展缓慢。2020年,长安汽车在新能源乘用车的产能为70万辆,但当期的产量、销量分别为3.07万辆、3.49万辆;长安新能源公司在2020年的营收为21.5亿元,净利润却亏损11.6亿元。目前,长安汽车旗下有逸动 EV、新奔奔 EV、CS15EV 等新能源车型。


小康股份在新能源领域的存在感也不强,但其实它很早就已经开始布局。2015年,小康股份便开始了自主开发三电核心技术。目前,小康股份旗下主要有小康EC36、赛力斯SF5等新能源车型。


销量方面,小康股份2020年新能源销量为2.02万辆,相比2019年的0.9万辆同比增长123%。其中,新能源乘用车的销量为9336辆;业绩方面,2020年小康股份实现营收143亿元,同比下滑21%;净利润亏损17.29亿元,同比下降2690%,幅度惊人。





不容忽视的是,补贴曾是新能源汽车发展的重要推动力。据了解,中央财政从2009年起对新能源汽车购置给予补贴,原计划于2020年底到期。但受到2020年疫情的影响,相关部门决定将补贴延长到2022年底,平缓补贴退坡力度和节奏。


梳理完这4家公司的财报数据发现,广汽集团拿到的新能源补贴最多,超过12亿元,另外三家则在1-2亿元左右。


财报显示,广汽集团2020年新能源汽车补贴为12.28亿元,占新能源汽车收入(70.96亿元)的比重为17.3%。据了解,自广汽集团开始发力新能源车以来,政府补贴从2017年的2.9亿激增到2019年的23亿,几乎增加了10倍。


相比之下,小康股份2020年,新能源补贴为1.93亿元,占新能源汽车收入(18.7亿元)的10.33%;长安汽车 2020 年新能源补贴收入 6700 万元。


其中,北汽蓝谷2020年的政府补助为1.13亿元,相比2019 年大幅下降减少了9亿元,这也是其业绩下滑的原因之一。此前的2018年和2019年,北汽蓝谷计入当期损益的政府补助高达9.18亿元和10.41亿元。


随着补贴的不断退坡,新能源市场正在走向“靠产品说话”,车企将面临更激烈的竞争。


ToB“失意”,ToC“当道”


除了业绩和销量,新能源市场上更深层次的变化正在发生。


一般来说,汽车市场主要有两个:一个是ToC的私人购车市场, 另一个是ToB的平台市场(以网约车为主)。


新能源汽车市场也是类似。在发展前期的十几年间,新能源汽车主要是以ToB为主。2019年10月,小鹏汽车董事长何小鹏在朋友圈发布了一则信息,“看了中美在2019年前9个月电动汽车的拆分数据,很沉重”,将ToB销量都拆出来后,“剩下的卖给真实消费者数据大概只有十几万辆,和Tesla在美国前三季度销量(14万辆)相差无几。”


根据乘联会数据,2019年1月到9月,新能源乘用车销量达78万台,累计同比增长29%。


在这个阶段,以对公业务为主的北汽蓝谷是最大的受益者。2019年北汽蓝谷15.06万辆销量中,约70%是对公销售,用作网约车、出租车以及政府用车,这在短期内为北汽蓝谷创造大量订单,迅速占领了北京的机构侧市场。





不过,“拐点”在2020年开始显现。从这4家新能源造车来看,针对C端的销量大幅增长,B端销量则开始下滑。在2020年年报中,北汽蓝谷表示,产销量未达预期,尤其是占比较高的对公销量受疫情影响严重,导致收入和毛利大幅下降,因此对公司业绩影响金额约为30亿元。这是其业绩大幅亏损的主要原因。


此前一直发展缓慢的私人消费,则表现亮眼。中国电子商会智能电动汽车专业委员会统计数据显示,2020 年新能源汽车终端销售的个人用户占比达到 65%以上,消费者对新能源汽车的认可度大幅上升。


据了解,广汽集团旗下的埃安Aion S,在2020年的销量是4.56万辆,同比增长40%,在当年新能源乘用车车型销量排行榜中第四位。


意识到这个问题后,北汽蓝谷与华为合作ARCFOX 极狐品牌,试图打开Toc业务的格局。


值得一提的是,从车型结构来看,A级车曾是新能源市场的主力车型,如今正日渐“落寞”。北汽蓝谷财报显示,2019 年以来,伴随新能源汽车补贴政策退坡,以及国五升国六导致燃油车大幅降价销售,使得新能源最庞大的中档车型,与燃油车的竞争力减弱。


与之相反的是,2020年新能源市场高端、微电份额快速提升,二者份额之和达到 46.2%,成为支撑新能源汽车的重要力量。


小康股份旗下的赛力斯,定位豪华新能源汽车,华为智选 SF5 是一款增程式 SUV ,后驱版售价为21.68万元,四驱版本售价仅为24.68万元。据了解,赛力斯华为智选SF5车型的订单已经逼近一万辆;2020年广汽埃安累计销量达6万辆,同比增长43%,其定位主要面向高端智能电动车市场。


“华为造车”概念股,是中国新能源汽车行业的一个“切片”,可以看到企业在面对变革时的不同判断和选择。汽车新时代的“大幕”已经拉开,竞争也将进入白热化,谁能笑到最后还未可知。但可以看到的是,中国车企将崛起。

来源:新浪科技、资本侦探(ID:deep_insights)

声明:文章内容系本站编辑转载,转载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如有涉及作品内容、版权和其它问题,请与本站联系,我们将对内容进行更正、删除。

验证码: 看不清楚?

共有0访客发表了评论

  • 小小红色飞机

    阿萨德撒大大

  • 小小红色飞机

    阿萨德撒大大

  • 小小红色飞机

    阿萨德撒大大